唐宋名家词选

本文内容遵从CC版权协议,转载请注明:出自燕之夕月夜

读龙榆生的《唐宋名家词选》,还是因为看了马雁的随笔《是余音绕梁,也是莫名其妙》里的推荐。

这本书选择了自唐至宋九十四位名家的七百零八首词。有时我常常在想,普通且非专业的人如我,读诗词的乐趣和用处在哪里呢。其实,考虑有没有用就有些无益。庄子就觉得,有用没用都不见得好,最好的就是顺其自然。

因此顺其自然地读完了这本书。300多页的词选算是篇幅精致,从中享受到的乐趣,虽然无非就是读到一个甚至是早已耳熟能详的句子的时候,想到:啊哈!写得真好!

悠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。

词选以李白的《菩萨蛮》与《忆秦娥》两首开篇,宋代黄昇的《唐宋诸贤绝妙词选》里说:“菩萨蛮、忆秦娥二词,为百代词曲之祖。” 古人诚不我欺也。王国维的《人间词话》里说得好:“太白纯以气象胜。‘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’,寥寥八字,遂关千古登临之口。”

对白居易的词的印象,无非停留在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”上,诚然是非常好的词。但我小的时候有一只塑料的保温杯,不知为什么上面居然印了这首词,或许工厂老板也是个有些雅趣的人,然而提着这个印着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的塑料杯子,仍然让当时小学的一二年级的我感到十分尴尬局促。这次读《唐宋名家词选》,觉得最喜欢白居易的一句,是“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。” 多好的情味。

韦庄的知名度也就那样,但我十分喜爱他的腔调。“忆来唯把旧书看,几时携手入长安。”“人人尽说江南好,游人只合江南老。”“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。”“未老莫还乡,还乡须断肠。”“当时年少春衫薄。骑马倚斜桥,满楼红袖招。” 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少年的落拓。

最早知道李煜的父亲李璟,还是小的时候看叶嘉莹在《百家讲坛》上讲诗词,“菡萏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碧波间。”“细雨梦回鸡塞远,小楼吹彻玉笙寒。”只是读一遍都觉得唇齿留香,真是一句顶一万句。

宋祁这人似乎大家都几乎只知道他的 “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” 只有一首,但是就这样好。不过,这首词里我最喜欢的是最后一句“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” 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喜欢。

《人间词话》里对欧阳修的评价十分经典:“‘人间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’ ‘直须看尽洛城花,始共春风容易别。’ 于豪放之中,有沉着之致,所以尤高。” 欧阳修的词里,我很喜欢的一句是:“把酒祝东风,且共从容。” 苏轼说欧阳修:“论大道似韩愈,论事似陆贽,记事似司马迁,诗赋似李白。” 大概二人很有英雄惺惺相惜之意。

据说龙榆生本人的填词风格比较婉约,所以选了不少温庭筠的、晏殊的、晏几道的、周邦彦的。初中的时候我还很喜欢婉约词,到现在仍然喜欢的婉约词人,似乎只有柳永了。不管旁人说他的词俗也罢,女人气也罢,我都觉得柳永的词实在写得好。“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”“参差烟树灞陵桥,风物尽前朝。衰杨古柳,几经攀折,憔悴楚宫腰。”“别来迅景如梭,旧游似梦,烟水程何限。”“好是渔人,披得一蓑归去,江上晚来堪画。” “对潇潇暮雨洒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” “楚峡云归,高阳人散。” 这些词全无市井俚俗,忸怩情态。清劲沉雄,正见笔力家数的。苏东坡说:“世言柳耆卿曲俗,非也。如八声甘州云:‘霜风凄紧,关河冷落,残照当楼。’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。”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婉约词没那么喜欢了,却也没有豪放起来,似乎更喜欢萧逸开阔的一路。如果一定要我选择最喜欢的诗人词人的话,大约唐代还是李白,宋代是苏轼。苏轼被课本上归于豪放派,似乎偏向粗豪,其实多有潇洒清空、天风海雨之作,“发端从太白仙心之化,顿成奇逸之笔。” 在汲古阁本向子諲《酒边词序》里,胡寅写道:“及眉山苏轼,一洗绮罗香泽之态,摆脱绸缪宛转之度,使人登高望远,举首高歌,而逸怀浩气,超然乎尘垢之外。”元好问更有赞曰:“自东坡一出,性情之外,不知有文字,真有‘一洗万古凡马空’气象。”

苏轼的词,譬如:“试上超然台上看,半壕春水一城花,烟雨暗千家。” “休对故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。” “雪沫乳花浮午盏,蓼茸蒿笋试春盘。人间有味是清欢。” “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。”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 “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。” “天涯倦客,山中归路,望断故国心眼。” 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” “推枕惘然不见,但空江、月明千里。” 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 “起来携素手,庭户无声,时见疏星渡河汉。” “殷勤昨夜三更雨,又得浮生一日凉。” “试问岭南应不好?却道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” “夜饮东坡醒复醉,归来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鸣,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。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?夜阑风静觳纹平。小舟从此逝,沧海寄余生。”  哎,不说了,实在喜欢的不得了。

《唐宋名家词选》里还引了不少趣闻轶事,许多出自《历代诗余》和《苕溪渔隐丛话》,也有历朝史书,对于无暇读大部头的人来说,无疑是很好的选择。

比如冯延己写“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。” 南唐元宗李璟问他:“吹皱一池春水,干卿何事?” (如果元宗会英语,大概会问:吹皱一池春水,so what? ) 冯延己说:“未如陛下‘小楼吹彻玉笙寒’。” 元宗就高兴了。

比如王安石的《桂枝香·金陵怀古》被《历代诗余》赞为“绝唱”:“登临送目,正故国晚秋,天气初肃。”“千古凭高对此,漫嗟荣辱。六朝旧事随流水,但寒烟衰草凝绿。” 苏东坡见之,叹曰:“此老乃野狐精也!”

比如《历代诗余》里写,苏东坡问秦观:最近又写了什么啊?秦观说:“小楼连苑横空,下窥绣毂雕鞍骤。” 苏东坡说:“十三个字,只说得一个人骑马楼前过。”

唐宋名家词人凡百余位,绝妙词句如秦观:“山抹微云,天连衰草,画角声断谯门。” “斜阳外,寒鸦万点,流水绕孤村。” “伤情处,高楼望断,灯火已黄昏。” 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。” 贺铸 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” 张孝祥 “洞庭青草,近中秋,更无一点风色。” 辛弃疾 “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,孙仲谋处。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,雨打风吹去。” 姜夔 “旧时月色,算几番照我,梅边吹笛?唤起玉人,不管清寒与攀摘。何逊而今渐老,都忘却、春风词笔。”  “渐黄昏,清角吹寒,都在空城。” “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,冷月无声。” “数峰清苦,商略黄昏雨。” 此处难以一一列举。

读罢《唐宋名家词选》,掩卷会心、酣畅淋漓之感,正可用苏轼的一句来做结尾:

“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”

 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燕之夕月夜

本文链接地址: 唐宋名家词选

唐宋名家词选》上有2条评论

  1. 巫山霏云

    中学时酷爱宋词,现今已不得其诀窍了,恰如“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,冷月无声”

  2. 墨兰

    身在异国,恰好带了这本龙榆生的《唐宋名家词选》在身边,是去年于琳琅书丛中拣得,又读到你这篇文字,既觉巧巧,便始开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